重庆时时开奖走势图

  • <tr id='lZX63f'><strong id='lZX63f'></strong><small id='lZX63f'></small><button id='lZX63f'></button><li id='lZX63f'><noscript id='lZX63f'><big id='lZX63f'></big><dt id='lZX63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ZX63f'><option id='lZX63f'><table id='lZX63f'><blockquote id='lZX63f'><tbody id='lZX63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lZX63f'></u><kbd id='lZX63f'><kbd id='lZX63f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lZX63f'><strong id='lZX63f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lZX63f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lZX63f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lZX63f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lZX63f'><em id='lZX63f'></em><td id='lZX63f'><div id='lZX63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ZX63f'><big id='lZX63f'><big id='lZX63f'></big><legend id='lZX63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lZX63f'><div id='lZX63f'><ins id='lZX63f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lZX63f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lZX63f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lZX63f'><q id='lZX63f'><noscript id='lZX63f'></noscript><dt id='lZX63f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lZX63f'><i id='lZX63f'></i>
               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園官方網站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
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我要買墓  > 客戶投稿

                愛的傳遞

                2015/2/27 10:12:01 人評論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我們總是說,我們要學會感恩,我們要用感恩的心去對待這個世界,因為我們被世界溫柔的對待。對此,我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是迷茫的,甚至在想除了父母親友之外,是否存在感恩就不得而知了,基本的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有時候都存在著危機。可是有一天我突然就明白了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那天我沒有開車,沒有把自己封閉在狹小的車的空間裏,不是兩點一線的從單位到家,而是坐地鐵去參加好友的喬遷之喜。許久沒有買地鐵票的我,對乘坐地鐵都顯得很是生疏,三十多歲的人都要到窗口去問服務臺的工作人員簡單淺顯的問題,我從心底深深的鄙視了自己一把。就這樣業務很是不熟的完成了進地鐵的過程,其中的糗態我不想再提及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當時正值下班的高峰期,地鐵上的人很多,座位都坐得滿滿的,還有很多的人跟我一樣站著,那一瞬間我覺得不開車出門是一個錯誤的決定。和那麽多陌生的人如此近距離的接觸,我感覺非常不適應,甚至有些排斥抵觸。地鐵長長的匣子關上了,我們在這個封閉的世界裏一個個擺放著,我們近距離卻陌生,每個人都幹著自己的事情,而我胡思亂想,期盼快點到站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過了一段時間,我前面位置的主人慢慢的開始要站起來了,我在想我是不是能夠在我旁邊這位男士之前搶到這個位置,畢竟踩著高跟鞋懸在這裏我已經好長時間了,小腿都是酸酸的。我的眼睛直盯盯的盯著這個要空下來的位置,並且也在思考怎麽的步伐能夠更好更快的搶到這個位置。我不由的掃了一眼我旁邊的“競爭對手”。我的“對手”嘴巴朝前努了努,說:“儂坐哇。”於是我很努力的不扯開我的嘴角,鎮定的坐了下來。接著就感覺耳朵都是辣辣的,我知道此刻我的臉定然是紅了。我偷偷的瞄了一眼之前站著我旁邊的這位男士,而他並沒有看我,我有了一種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感覺。此刻,我才註意到此人的手上捧著厚厚的文件,而他在認真的看著,我在為自己的淺薄而慚愧。我的腰往前傾了一下,手指點了點他的文件,問他說:“你要不要坐,坐下來看會舒服一點。”而他向我微然一笑說:“你踩著高跟鞋站著很累的,你坐,我站著都習慣了,沒事。”我低下的頭,卻感覺到一陣暖流從心底湧了出來,似乎心底有東西在動搖,而我卻不能知曉這到底是什麽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待我再擡頭時,那位細心好心的同車乘客已經不在了,我突然想到自己沒有跟對方說一句謝謝而惱恨。一個花白頭發的叔叔走上了地鐵,我不由的站起來跟他說:“叔叔,你坐。”他向我點點頭,說:“謝謝儂。”我開心的笑了,我知道此刻我的笑不是程序式的微笑,而是真正的到達我心底的笑容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到達我的站臺,我準備下車了,我回頭看了一眼我剛剛坐過的位置,只見叔叔將位置讓給了一個小孩子,小孩子正朝叔叔甜甜的笑著……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從那以後,我明白溫暖是真的可以從陌生人之間傳遞的,愛的行動也是可以傳遞的。如果感恩只是停留在感謝恩情的上面,那麽會顯得多麽的蒼白無力。我從未想過如此老套的說教場景會出現在我的身上,但卻真真實實的發生了。或許這個世界沒有孩子們眼中那般清澈,那也絕不是麻木的成年人眼中的渾濁不堪。事實上,你投射給世界什麽,世界便會還給你什麽,這便是我的故事,一個愛開始傳遞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《母親》

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口哨裏的感恩情

                共有條評論 網友評論

                驗證碼: 看不清楚?